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奇途无障碍 > 离开帝都前,我亲眼目睹了一场“泼妇式”维权

离开帝都前,我亲眼目睹了一场“泼妇式”维权

为贯彻中国旅游思想的精髓“来都来了”,并继承奇途无惧障碍积极体验的优秀传统,在北京的四个周末,逗逗跑了四个“景点”,实现了四次不同体验。
 
到北京的第一天,为完成爸爸看次升国旗的心念,我定了间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酒店房间,“好玩”的是酒店大门,明明有斜坡,坡底是挤在一起的几辆自行车,坡上是个大盆栽,正好将“坡道”挡得严严实实,成为名副其实的摆设。保安小哥哥倒是很热情的帮忙抬轮椅,尽管知道原因,但我还是问了为啥要挡住,换来的只是小哥哥的脸红+语塞。
 
▲酒店门前的坡道完全被大盆栽挡住
 
因为离广场很近,当晚吃过饭我们就去了广场,边溜达边探路,然而因忘记将导航调整为骑行模式,我们被导到地下通道口,本想绕过,然而转了一大圈发现:还是逃不开走地下通道的命运。
 
只能妈妈扶着我走下去,爸爸抬轮椅下去。有下就有上,但对腿抬不起来的我上楼梯只能由爸爸背了。就这样过了两个地下通道,上了一次扶梯,两次楼梯,过了两次安检,我们才总算来到天安门前,然而,只能远远地和毛爷爷合个影。我问爸爸明早还来看升旗不,爸爸一个劲儿摇头。
 
一个意外惊喜是,在上扶梯的过程中,有两位好心路人在帮忙的同时说道:“这样只有扶梯的设计很不人性化。”能够意识到是环境而不是个体的问题,当时听得我真是一阵暖流入心,暗暗感叹首都人民的觉悟就是不一样!
 
好在回程我想起了换骑行模式,比较顺畅地回到酒店,三口人挤在两张小床上凑合了一晚。
 
 
▲天安门夜拍
 
 
到公司的第一周,我就遇到一个大福利,六哥(老板)请公司同事看话剧。
 
同事说要报名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报了,想到从郊区(工作地点)到城里的路程和花费,就一阵心悸,而且杨大哥(轮椅侠)说好了这周末要带小伙伴来郊区找我玩。
 
可回到家又一想:来都来了,这么难得的机会,错过就没了,不就远点嘛,早些走,不能坐公交,可以滴滴+地铁啊,况且和杨大哥约在城里不是更方便嘛……想到这儿悔得我肠子都青了。
 
于是第二天又厚着脸皮向同事要了两张票,心情瞬间又晴朗了。第一时间告知杨大哥,我们改约城里见。
 
周末一大早我就和妈妈开启了进城模式,先打滴滴坐到俸伯地铁站乘地铁,再中途换乘一趟,不巧换乘的望京西站偏偏没有直梯,需要上两个扶梯,好在有工作人员帮忙,感觉工作人员很有经验,看来是没少推轮椅/推车/行李啊。
 
我们相对准时(早到了后又办了点私事就晚了些)的到达赴约点,终于和北京的障碍伙伴从线上走到线下,对于他们的优秀我一点都不惊讶,毕竟算是老相识(于网上)了,反而是妈妈更激动些。
 
 
▲北京的小伙伴,具体就不介绍了,自己去面基哦
 
来不及再多享受下海底捞好到出奇的服务,更遗憾于没有和伙伴们有更多交流,就匆匆坐滴滴赶往天桥剧院。我们的座位本来是最前排的乐池位置,考虑到我行动不便,工作人员带我们坐到贵宾席排的最右边位置,并协助沟通了换座位。
 
第一次看话剧,内容也是接地气的,妈妈看得很开心,我也挺满足。
 
同样的方式,赶回家,已经是晚上8点。
 
 
▲话剧演完后的谢幕
 
 
 
第三个周末,我和妈妈去了奥林匹克公园,同样的乘车方式,不同的只是距离,乘滴滴到地铁站,只需坐一班地铁就可以到奥林匹克广场。
 
因场馆封闭无法进入,我们只分别绕鸟巢和水立方走了半圈。中午在新奥购物中心吃了第一次铁板烧,除了烤鸡翅,好像都没吃过,后悔没再多转转看其他店。
 
购物中心虽然只有两层,但为了找直梯,我们几乎迷路。坐了四五个电梯,上下了七八回,询问了八九个人,总算找到原路、返回。
 
 
▲奥林匹克广场的主火炬
 
 
最后一个周末,也就是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我约了在北京工作生活近十年的视障伙伴徐姐姐,半天的同行让我见识了很多,尝试找到根源,也妄想改变些什么。
 
因为之前海底捞聚得匆忙,有太多想向她和呆萌(姐姐的导盲犬)请教的地方,所以走之前我又单独约了姐姐。徐姐姐家就住北京西站附近,她建议我们约在不远处的宛平城,看看抗日战争纪念馆,走走卢沟桥,吃吃正宗的北京特色菜肴。
 
我们预想的所有这些都体验到了,却没想到这些体验前却被加了大大的“心塞”。
 
我和妈妈如约来到宛平城门口,徐姐姐和姐夫以及呆萌随后也到了,徐姐姐的爱人也是视力障碍者,视力比徐姐姐好一些,可独立行走。
 
我们一起进了城,溜达到抗日战争纪念馆门口,虽然姐姐、姐夫没带身份证,但凭残疾证也顺利领到参观票,我们还挺开心,可万万没想到,心塞的事就在下一秒。
 
在在进安检门时,徐姐姐被保安拦下了:“宠物不能进!”
“这是导盲犬,不是宠物。”
“不管什么犬,就是不能进!”
“导盲犬任何公共场所都可以进,这里为什么不能进?”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能进!”
“不知道你们可以请示领导。谁说不能进的?有明文规定吗?”
“宣传部说的,不能进!”
……
就在这时,徐姐姐和她爱人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取证,并拨打“12345”投诉。
 
 
▲徐姐姐夫妇在抗日战争纪念馆工作人员在安检口胶着
 
可想而知,当时的场面不会平和,双方争论的声音都比较大,据妈妈说呆萌的腿都在抖。因为到安检门还有几级台阶,我坐轮椅上不去,在下面看着担心又尴尬。说实话,会遇到这样的遭遇我是非常吃惊的,没想到导盲犬居然会被拦,更没想到温柔的徐姐姐夫妇居然会和人起争执。
 
后来来了两位据说是领导的人,他们的说辞是:“之前没遇到过”、“抗日战争纪念馆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比较严肃的地方”、“担心其他参观者投诉”……
 
徐姐姐夫妇解释:“导盲犬是工作犬,我每天带着它乘地铁上下班,还坐过飞机,进出饭店,故宫都可以进,这里为什么不能?”、“带导盲犬怎么就不严肃了?怎么就影响爱国主义教育了?”、“您们听听围观的群众哪一个反对我们进去了?”
 
与此同时继续举着手机拍摄取证,然而领导竟然说到:“你们拍摄是为了当网红吗?”徐姐姐当场就暴走了:“呵!拍你难道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吗?我们是来参观的,凭什么你们一句话就不让进,不是明摆的歧视吗?”……
 
“领导”又和“上级领导”请示,再加上围观群众的压力,最终让导盲犬进入,前提是有工作人员引导跟随,于是我们总共4个人1只犬就在3位保安的“护卫”下进了馆,在保安大哥的带领下,参观全程仅用了10分钟,根本没工夫更没心思细看。
 
参观结束后,我也问了徐姐姐:类似经历多吗?这样的维权方式算正常还是激进了呢?
 
他们坦言:“被拦的经历太多了,之前就是吃过太多次拿不出证据的亏。很多时候工作人员觉得你是弱势,吓一吓就走开了,可如果这样我们只会更弱。所以要强势一点,用这样比较激进的方式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有正当权利的。”
 
听了他们的话,我为自己的胆小怕事感到羞愧,他们是经历过多少次拒绝和不友善,才学会用“刺猬”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这件事的结局是:徐姐姐事后接到纪念馆文化部主任的来电致歉,表示已做深刻检讨,并对当班工作人员作出严厉批评。
 
徐姐姐说:处罚不是目的,最主要的是工作人员对待残障参观者的态度以及是否经过相关政策和服务培训。不能因为无知就断然否定,不能因为没有先例就粗暴拒绝,至少要有一个正常处理问题的态度和方式。
 
▲徐姐姐夫妇和呆萌安静地走在馆内
 
坐轮椅的我虽然出行经验不多,但被“拦”的概率却也居高不下,被各种“路障”阻拦是常事,客观环境无法立即改变,暗恨下也就另寻他路或找人帮忙了。在我为数不多的出行里经历过两次人为阻拦:
 
一次是和朋友在杭州太子湾公园,进门被保安拦下,有瞬间错愕。也许因为朋友是骑电动的代步车,考虑到不安全,但我们执意要进,他也没继续拦,但讲真从被拦的瞬间起,我已完全没了游玩的兴致。
 
第二次是在杭州晓书馆,在网上提前预约好了,还特意看了规定,没说轮椅不让进。没想到还是被引导员拦下了,除了错愕更多是生气,他拿轮椅和婴儿车比较,说为了安静,我是来看书的,又不是熊孩子来捣乱的。后来和前台的工作人员沟通后,让进了。唉,我千里迢迢特意跑来看的晓书馆,却给了我如此“礼遇”,还真是“难忘”。
 
所以比较而言,我们的社会缺的不只是“无障碍设施”,更缺的是“无障碍理念”,因人类传统重繁衍和“物竞天择”的思想,形成了对残障等少数群体的歧视,却没反思过,正是因为歧视,才导致了少数群体的弱势化和边缘化,这样的恶性循环,只会放大劣势,深陷“木桶效应”。
 
“导盲犬是温顺聪明、训练有素的工作犬,能够帮助视力残障人士正常出行,是他们的眼睛和守护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修订导盲犬可自由进出大众运输及公共场所,不得拒绝导盲犬进入或提出其他附带条件。”这样常识性的规定,那些公然违反的人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想起电影《绿皮书》快结尾时黑人钢琴家被拒绝进入餐厅的场景,那种歧视简直无知到愚蠢。
 
 
▲徐姐姐和呆萌走在宛平城内,很养眼~
 
除了歧视,更多是人为的否定与不信任(俗称瞧不起),为了省事,为了不担责,某些所谓的职权部门或工作人员以不安全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剥夺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可他们却没反思过,正是因为“拒绝”与“否定”禁锢了他们的视野,限制了个体的发展,更失去了进步的机会。
 
可反过来,若我们的社会能形成公正平等的理念,将各个群体的需求同等考虑,个体的机会增加了,能力自然也会加强,社会的“直径”(包容性)扩大了,才能实现“反木桶效应”,带动的将是整个社会效率的提升。
 
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穷极一生不就是为了吃饱穿暖,再尽可能的多些经历和体验嘛,不要因为一时的“阻碍”就放弃,不要因为没有先例就不去尝试,不以无知为荣,不以无势为耻,合理合法地去做每一件你想做的事。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