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奇途无障碍 > 30位障碍人士和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下)

30位障碍人士和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下)

两周前我们发起关于【第一份工作的经历】的征集,共收到来自各个行业朋友的30余份稿件,他们有普通的企业职员、领馆工作人员、事业单位员工、淘宝客服,也有自己创业或创业失败的。在他们的经历里,我们看到过失望和迷茫,看到过普通劳动者对工作的反思、对自我价值的追求,更看到过无法被失败和困难摧毁的勇气和坚毅。【30位障碍人士与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上篇中篇均已推送,本期是最后一辑,由衷感谢所有伙伴的投稿,是你们的分享让更多人看到障碍人士在职场上的无限能量,我们期盼这些能量能传递到每位读者的认知和行动上。

残障招聘二三事

残障专场招聘会却没几家公司招残障者

 

Summer|脊髓损伤

 

我所在的城市位于江西西部,人口130万左右,全省最小的地区市。自从2015年脊髓损伤,我就一直在家康复,未曾踏入社会寻求工作。


2018年初,接到残友通知,让我去参加场针对残障人的新春招聘会,抱着凑热闹的心态我来到招聘会场。在会上,遇到很多从乡镇上来找工作的农村残障伙伴。本以为是残障人士的专场招聘,来后才发现,大部分的岗位都需要和正常人去竞争。很多单位没有雇请残障人士的意愿,愿意聘请残障人士的单位又有学历、年龄的限制。

 

看着两位拄拐的男性残障伙伴一路被拒绝,忧郁的眼神,将失望写在脸上。人到中年,非残障人士找工作也会受到年龄的限制,本身的障碍加上大龄,无学历无技术,在这样的职场真是举步维艰。看着他们落魄的样子,深感生活不易。


遇见两位从下面县上来的听障伙伴,小伙子一表人才,但缺少合理便利,没人懂手语,更没有手语翻译,我和他们用纸笔进行交流,帮助他们跟用人单位对话。只听用人单位的老板说:“我是不会请聋哑人,他们好吃懒做,偷偷摸摸。”我问老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说:“以前用过聋哑人,那个人就是这样,半夜三更把我仓库里的东西都搬走了。”我告诉老板:“不能以偏概全,更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现在很多残障人士都受过教育,各方面素质都不错。”老板见我一副说教的样子,点点头算是默认。至于他心里是否真的认同,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在会场转了一大圈,发现只有一两家愿意让残障人试用的单位,于是生气地跑到残联的展台前质问 :“说是残障人士的招聘会,为什么没有几个岗位招聘残障人士,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残联的一个女主任看我怒不可遏,说:“来,我带你去。”她把我带到一个展台前,跟老板说我要找工作,同时告诉老板,我受过高等教育,精通办公软件。那是家网络销售公司,可能老板看我伶牙俐齿,脑袋瓜不笨,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告诉我被录用了,具体上班时间会再电话通知。

 

几天后我接到公司的电话,通知去上班。可能是业绩还不错,生活上公司的领导对我特别照顾。同一批进来的新员工里我的业绩名列前茅,获得公司的最佳新人奖。因为有更重要的事,也觉得这工作不适合自己,做了一个多月,就辞职了。这是我残障以后找的第一份工,拿了七千多元,听起来工资还不错,只是这背后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事!

 

 

机会永远留给有实力的人

 

枫叶冰斌|儿麻、跛脚

 

无忧无虑的大学四年后,本以为凭借在校期间良好的学习表现和实习经历,找工作并不会是什么难事,可由学校到社会的第一步却走得很是艰难。记得一次去大学母校附近的一家教育机构面试,他们看到我走路的样子就直接拒绝了,都没有让我进行接下来的面试。那天坐车回去的路上,第一次体验到残障会带给我这么大的阻碍,觉得人生无望,很是迷茫。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找工作还得继续,一天在招聘网站浏览的时候看到一家特招残疾人的岗位,网上浏览的时候看着公司名气挺大,福利待遇也不错,就立马投了简历,当天下午就接到了HR的面试通知,问他们会不会介意残障,他们说公司全国有很多残疾人,并且残疾人每个月还能多150元的特殊津贴,并不会介意,可以来南京参加面试。当天晚上就买了从襄阳到南京的卧铺一路睡到南京,第二天下午就经历了和健全人一起的群面并最终顺利通过。

 

去到南京分公司,虽然也就看到我一个残疾人,但经理人很好,就这样确定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德邦物流南京分公司统计分析员。这个工作主要是做一些数据输入和分析,由师傅带着,大学里面打字都一指禅,慢慢学会到一分钟可以打上百字,还学会使用Excel的很多功能和函数。同事们也都很和善,没有人会介意我的残障,大家一起玩一起做饭一起爬栖霞山一起掼蛋。

 

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选择离开了这家公司,但这第一份工作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在后来的面试中遇到一位温暖的HR小姐姐,她对我说:“接受不能改变的,改变可以改变的”,她的话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有时候找不到工作不是因为你的残疾,而是因为你没有找对方法以及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野心。残了这件事已然发生无法改变,那就只能改变可以改变的,找到正确的方法并努力付出,总归会有合适自己的机会。

 

 

谁的年少不轻狂

 

兼职送外卖,说好的月薪600离开时只给了200

 

Umika|听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学时做的兼职,因为想自己赚钱买电脑,而我是听障,现实中交流不方便,就倾向于在网上找活干,谁想活没找到,还被骗了1000块钱。那时候真是感觉五雷轰顶,1000是我一个半月的生活费了,迫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出去找。

 

学校附近有条美食街,看到一家门口写着“招兼职”就走了进去,具体跟老板怎么谈的忘记了,只记得说给开600的工资,虽心有不快但还是答应了。

 

那时候还没有各种外卖App,在学校送外卖一般是送到对方楼下,打电话说一声叫对方下来取就可以了无需太多交流,然而送外卖的过程中还是会遇到各种情况。记得有次送外卖,我拨通了一个电话,叫对方下来拿,说完就挂了。等了十多分钟人还没下来,就又打了一遍才听清对方说:“我没订外卖。”这才意识到打错电话了,而老板娘也发来短信催问怎么还没送到。就这样陆陆续续做了半个月,老板还是把我辞退了,发了200薪水,个中原因不言自明。

 

如今我已经工作一年多了,在社会上混得这些日子里明白了很多,内心越来越归于平和。

 

 

找了半个多月的工作因为同事的几句话辞掉了

 

KimMin|一个调皮的小哥哥

 

17年我大学毕业,在毕业之初是属于那种自我感觉良好型的人,从小到大在自己的圈子一直属于佼佼者的感觉让我有点儿飘。从2017年7月份毕业到年底,可以说是完全在家啃老,参加考试五次有余,虽也多次进入面试,但最后还是不尽人意。在好友的轮番轰炸下,决定重新回到求学四年的城市再拼一次。当然在这中间也经历了是留在父母身边还是独自去闯荡的纠结。

 

18年农历新年过完之后,我离开家的温床,来到300公里外的省城,庆幸的是有好哥们帮忙解决了住宿问题。接下来的日子里就是忙着在网上投简历,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按汉语言文学专业方向来投简历,面试了几家公司之后,才发现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并不那么吃香,招聘方往往更多关注的是我的健康问题。

 

第一份工作在前前后后找了17天、面试了20多家后找到了。工资不太满意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是在快绝望的时候看到的一丝曙光。然而,就在工作了50多天后,因为同事的不友好,工作被我任性地辞掉了。

 

在辞工作时感觉还是挺良好的,想着凭自己的才华哪里还没有个吃饭的地方?现在想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幼稚,完全忘了当初找工作的艰辛。所以在一年最热的时候我奔波在城市的角角落落为自己的任性赎罪。但这次寻找也让我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拒绝就萎靡不振,而是学会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

 

 

当梦想照进现实,我想去点燃更多人

 

干这行靠得是口碑

 

傲雪寒梅1343|儿麻、使用双拐

 

记得刚毕业的时候,上不了大学,考工作,总是因身体残疾不被录取,好沮丧啊。好在自己学习了毛线编织,帮着家人织围巾毛衣毛裤。后来就有邻居请我织小孩的毛衣、毛线帽什么的,尽管挣的手工钱很少,可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再后来就帮羊毛衫织衣店把衣片缝制成羊毛衫,也时不时的绣几朵花,由于我很珍惜这份工作,顾客和店老板都满意。

 

 

从一个自卑的女孩成长为独立有担当的boss

 

漫雪|轮椅使用者

 

我是一名女装设计师,曾经的完美主义者,面对自己的残障,是那么地难堪和自卑,甚至想过成为一名隐形人。


1992年我毕业了,在找工作屡屡碰壁的情况下,找到残联,在残联安排下进入一家电子公司做了职员,开始我的第一份工作。工作半年多后我辞职了,报名参加了服装裁剪班,从头学起,开始我的小裁缝生涯


1998年,我在沈阳比较繁华的青年大街创办了“羽裳服装工作室”。正当服装工作室经过漫长的爬坡开始进入上升期的时候,2004年7月的一场意外使我大腿骨折,住院治疗3个月,又在家卧床半年,苦心经营六年的服装工作室,在这场意外中解散了。


2008年,我再次创办漫雪女装设计工作室。2009年3月又一次摔伤骨折,但并没有让我的事业中断,网上的店依旧开着,线下的顾客也在关心着我,这26年来,是设计和作品的被认可,让我逐渐建立起自信;是手工设计让我从一个封闭自卑的残障女孩,成长为一个可以独立担当的服装工作室的主人。


2016年,我的布时光疗愈沙龙正式启动,经过几期的活动,大家已经不满足于只做简单的小作品,而是提出做亲子装、旗袍、礼服、布包等各种各样的想法,更多亲自动手创造美的热情,在一次次的活动中被点燃。

 

我对拼布也由当初单纯的喜欢到投入地学习,让我对手作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到2018年,已经开展了26期,有了越来越多参与者。于是活动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更多内容,除了手工缝制,还有各种专题讲座,同时联合广州的公益组织、台湾拼布师,以手作、色彩疗愈为载体,以艺术的形式推动残健融合,让人们在手工制作的不疾不徐中,在艺术的创造活力里,卸下面具,柔软身段,疗愈心灵。

 

 

因为知道有多痛,我愿尽我所能让痛减少一分

 

紫薇|后天听障

 

 

我是一名听障者,在同类人群中,我的经历有些与众不同。

 

时年25岁风华正茂的我,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入党提干。32岁成为大型商厦的中层干部。正当我家庭幸福,工作游刃有余,欲攀登新高峰时,灾难降临了!因为七天庆大霉素药物中毒,致双耳失聪!随即下岗失业,那种无法言说的痛苦,如五雷轰顶,万箭穿心!

 

因为听力障碍,不能与人交流,切断了我所有的社会关系。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工作,看不到光明与希望,感觉生活一片灰暗,抱怨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也曾四处找工作,但到处碰钉子,经常被数落得颜面全无。那时候唯一能给我安慰和乐趣的就是读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给遭受重创的我以人生的启迪,让我重新燃生活的勇气和希望!

 

海伦凯勒的经历,让我不止一次在想假如给我三天听力,我会做什么呢?我要做的事太多太多,但是第一件事,就要为听障群体服务,让那些"与世隔绝”的听障者走出困境。这一梦想经过近十年的坚持与期盼,终于成真了!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参加残联应聘考试,并以第一名成绩考取残联专职时,甭提多高兴了!当我佩戴上助听器工作时,心里乐开了花!每天拼命工作,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虽然那时已年过40,原本口齿伶俐的我由于口语交流停止近十年,语言功能减退大半。40多岁重新学说话,每天不停朗读练习才得以恢复。通过自己的语言训练经历,联想到了成年听障者语训问题。于是,在我担任沈阳市聋协秘书长时开办了成年听障者语训培训班,特邀请啄木鸟教育有资质的老师一对一进行语训,收效显著!

 

为了帮助听障群体,我勤学苦练掌握了手语,为听障人士解决家庭矛盾、邻里关系、帮听障者介绍工作、作翻译、协调单位纠纷等问题。同时也利用自己的文学基础写相关报道,虽已退休多年,却一直义务做区聋协主席和沈阳市阳光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党支部等工作,为社会为听障群体贡献力量!

 

我这份工作来得太艰难,可以说让我重生。因此,在我有生之年会一直努力下去,探索改进听障者无障碍,维护听障者合法权益,用感恩的心回报社会,完成自己的心愿。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