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奇途无障碍 > 带爸妈一起出游,心好慌

带爸妈一起出游,心好慌

我叫纳米小胖,现在是一名居住在北京的记者,今天我想讲一讲我爸爸的故事。

 

我爸是2002年因为意外摔伤导致腰椎神经受损截瘫的。这十多年,我们一家四口,从期待着爸爸重新站起来,到逐渐接受他下半生都得坐轮椅的现实,再到期待爸妈晚年生活可以更加幸福。可以说,我真心为我爸妈感到骄傲,他们用行动告诉了我,面对足以把一个家庭摧毁的巨大苦难,人应该要做些什么。

 

这些年,我爸去过的地方不多,离家比较远的就是北京、上海、香港、杭州、广州、珠海、佛山几个城市,说起来都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大城市,但是要论轮椅出行的便利性,真是很难让人满意,甚至可以用“望而却步”来形容。

 

行:难上更难下

 

我爸这么多年出门就坐过一次飞机当时买完票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和航空公司报备了,告知我爸是轮椅乘客,要求提供相应服务。可最后,因为机上没有配备轮椅,座位也安排在了十几排,机组人员生生把我爸背上了飞机。我爸当然很感谢机组人员,但是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导致后来一说起坐飞机,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要。

 

因此我们现在出行第一选择就是高铁。其实高铁也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比如说二等座车厢的门太窄,我爸进不去。记得有一次我爸妈坐高铁去广东,本来高铁停车时间就短,我妈推着我爸在站台上跑了好久,才找到一等车厢,把轮椅推进去。两个老人这么一折腾,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

 

去年我爸妈两个人尝试了一次邮轮旅行,原本听说邮轮对轮椅游客是很友好的,但实际上我爸妈觉得体验还是不太好,一是无障碍房间少,无障碍设施不完备加上语言不通,沟通起来特别费劲。

 

据我妈妈的回忆:那天晚上他们抵达前往香港的游轮,但当时报名的旅行社没有落实订单中备注的有轮椅人员的信息(之前怕网上说明有遗漏,还特地专程到现场填单并再三叮嘱过的),被分配到普通舱室,他们无法进入。我妈往返服务台近10次,提出换房间、协助入室等需求,被要求排队、等候、再排、再等候……我爸被挤在狭窄的过道里两个多小时没有喝水无处排便!一位黑人服务员充满同情地和我妈不停地边说边比划,后来又找来华裔服务员,终于了解了需求但又无解决方案最终老两口反复琢磨,又经过长时间的等候与手续,借来一辆轮椅,我爸奋力在两个轮椅间转了几次才挪进房间,而此时已是凌晨了。

 

图为老两口在游轮上的合影

 

二是陆地旅行配备的大巴车轮椅上不去,他们只能放弃。说到大巴,那年去珠海,景点接驳大巴有台阶推不上去,但我们又找不到其他交通工具,最后是好心的司机和游客帮忙,把我爸抬上去了。这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辆国外那种轮椅直接可以上去的大巴该有多好啊。

 

出门旅行时,爸妈也常坐地铁。有些城市大站点四个岀口只有一个岀口有一部专供残障人士使用的单人电梯,要用时得联系工作人员操作才行,尽管地铁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好,但客流量大的时候他们也忙得很,一般得等上差不多半小时才能岀去。有一次我爸妈两人坐回程地铁,专梯在A岀口,他们找不到标识走向了C岀口处,从地面下去进站有近50级台阶,要绕到A岀口费时不说,还不知道路径。没办法,只好花20元钱,找两个摩的司机给背抬下去。

 

除了高铁飞机这种长途运输工具,我爸短途出行主要是打车。在有滴滴之前,我们老家那个小城市只能坐出租车,很多司机嫌麻烦,看到有轮椅停都不停,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后备箱有个大气罐,轮椅放不进去。有了滴滴之后,确实方便多了,但是也会遇到有些师傅看到轮椅就脸色一沉,更别说伸手帮忙放一下轮椅了。我妈现在年纪大了,手没力气,单独扛几十斤的轮椅对她来说很困难,所以这几年我妈和我爸会把那些态度好,愿意帮忙的师傅联系方式记下来,下次出门就直接电话约车。

 

总结:出行是轮椅乘客最大的痛点,不管是飞机还是高铁,不管是公交车还是出租车,都是一句话:难上更难下。

 

图为老人在广州体验无障碍设施

 

住:卫生间是关键

 

外出住酒店,上卫生间是个难题。通堂酒店卫生间的门只有60厘米宽或稍大尺寸,可我爸的轮椅宽度是70厘米,找到合适的酒店很难

 

2010年,我们去上海看世博会,当时上海刚办完残运会,我还天真地想,找酒店肯定没问题。但实际上,我找了很多酒店,一问无障碍房,直接说没有,即使是当时残疾运动员指定入住的酒店,他们的服务人员也对是否有无障碍设施不置可否。我最后找到一家酒店在预订网页上写明了有无障碍房,可等我们入住了才发现,所谓的“无障碍”也就是房间过道稍微大一点,而厕所的洗浴凳根本就无法承受我爸这种下肢无力的残疾人,大部分设施也并不适合轮椅客人。

 

后来我们又去了杭州,我爸的朋友给安排了一个挺不错的酒店,但是一进门就发现,厕所门窄了几公分,我爸进不去。没办法,我拿着一条毛巾,挨个房间去量,好在最后发现了一间房,厕所门宽一点,不然我都不知道那几天我爸该怎么住。

 

还有几次卫生间门实在进不去,我爸只好用房间的発子接力转移进入,然而这样做非常危险,好在现场有家人协助,不然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总结:客房是否无障碍,厕所的设计是关键,不仅门得宽,里头设施也得合理分布,轮椅进不去的淋浴房,隔板过高过深的洗手台,没有扶手和位置尴尬的马桶,都会让轮椅游客分外闹心。

 

游玩:被折腾到无奈

 

这些年,我爸去过的景点,除了天安门广场,没有一个是靠自己就能实现无障碍游玩的。2008年,我们在杭州想去著名的西溪湿地看看。湿地就得坐船,可景点的游览船,轮椅根本上不去,我们苦苦哀求,船夫才同意我爸直接把轮椅停在甲板上,没有任何的固定措施,幸好船开的也慢,不然还真不敢让我爸坐。

 

图为老人在西溪湿地游船甲板上的照片

 

后来我们又去了胡雪岩故居,一进门就傻了,各种台阶门槛,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我爸也不忍心让我们来回抬,就选择在门外等着。后来我们几个进去,找到了一个相对台阶少点的路线,再求人帮忙把我爸抬了进来,让他好歹看了看园子,还挪到木头座椅上和我妈照了一张没坐轮椅的照片。

 

去年,我回家休假,提议带爸妈去新修的东洲岛看看。上岛要经过一座廊桥,上桥这边有一个无障碍坡道,把我们给乐坏了,还憧憬着以后可以经常来走走呢。可万万没想到,下桥的无障碍电梯居然坏了,而且只有楼梯没有坡道。最后我们找了一位在旁边施工的工人,提出给一些报酬,请他帮忙抬一下轮椅再加上几位热心的游客,才把我爸给抬下来。

 

经过这一折腾,我能感觉到,我爸那种最开始的欣喜和兴奋都没了,更多的是一种又给家人添麻烦的无奈。

 

图为老人所在小区无障碍坡道还没修好时,出门需要物业和保安一起抬

 

感恩与期盼

 

回忆了这么多旅途中遇到的烦心事,但其实我知道,对于我爸来说,都是难得的珍贵回忆。因为行动不便,他比我们更期待和珍惜每一次走出家门的机会。只是考虑到每次旅程会给同行的家人们带来很多麻烦,会遇到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所以才让他不敢出门。万幸的是,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这些年我们碰到了很多热心帮助推轮椅抬轮椅的人。所以我现在看到轮椅或者残障人士,都会主动去问他们要不要帮忙,希望自己的小小帮助,能让他们的出行稍微轻松一些。

 

今年,我的目标就是带爸妈出一趟国,我想在他们身体还不错的时候,多带他们出去走走看看。虽然一路上免不了会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但是我相信总有办法解决。对我们来说,即使是不完美的旅程,只要平安,也会是完美的回忆,因为我们在一起。

 

图为2010年全家在世博会留影

 

陪伴是我爱你最好的方式

 

以上是发生在家有行动不便的老人的真实家庭的真实经历,我们也有幸采访到这个家庭。故事是家中的女儿讲述的,女儿是一名记者,在北京工作,老两口在湖南衡阳,父亲热情开朗、爱好广泛:擅长写书法,曾用5年时间小楷手抄了四大名著;吹葫芦丝、拉小提琴都是坐了轮椅后自学的。我们询问了父女两人关于旅行的痛点和期待。

 

Q

叔叔受伤后这些年,去哪些地方旅游过呢?您有出游的愿望吗?

 

 

父亲:

我今年65岁,2002年因意外造成高度截瘫,与轮椅为伴近17年了。在这17年,我在家人的陪护下,去过北京,上海,杭州,广州,也坐邮轮到过香港。天气好的时节,也在本市景点走马观花。中国旅游景点很多,也很美,我也很想岀去旅游多观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但一些公共设施和旅游景区无障碍设施不完善,使我这样重度下肢残疾人出行非常困难,导致了我不敢去,也不想去总之我对旅游是既期盼,又生畏。

 

女儿:

我爸之前也是一个单位的小领导,本来生活都还是挺如意的。然后因为受伤,用我爸的话说就是,生不如死。但是我感觉我爸现在,好像逐渐能接受自己这种行动不便,但是从内心里,他还是觉得拖累了我们,特别是我妈。所以其实在出行问题上,他很纠结,一方面他想要和外界接触,想要和其他老年人一样出去走走看看,同时他又觉得自己出行会给家里人带来很多的麻烦,让他自己内心里更多产生愧疚和无力感,所以又很不愿意出去。

Q

叔叔说到不敢去旅游,不敢去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

父亲:

出行道路障碍是畏惧的主要原因。虽说现在各个景点无障碍设施在不断増加和完善,但真正适应残疾人岀行还远远不够。如参观佛山祖庙,进门就有个高高门槛,进去就得人抬,进不了门我也只能望望而已。让人抬上抬下次数多了,我自己都觉得是个累赘。

 

细说游览的景点不尽人意的地方,一是无坡道或坡道有障碍,有的明明有斜坡道可最后又留有一两级20厘米左右高的台阶,使轮椅上不去下不来;二是景点内陡峭处无升降电梯,要到此一游还得需要人抬上抬下;三是旅游景区好些道路是用凹凸不平的青石块铺设的,旁边又没有光滑路可走,轮椅走在这簸箥的路上特不舒服,若把轮胎划破漏气就更麻烦了。四是供残疾人岀行的指引标识少,好远都看不到,有时得绕一圈寃枉路,人早已疲惫不堪,兴致自然大减。 

女儿:

我感觉带爸爸出门,总有些紧张,生怕哪里来个台阶或者一个看起来普通人很容易走过去的门槛,就把我爸拦在外头,心里很没底,出门基本靠运气。

 

 

Q

这些年的旅行经历,叔叔感受最多是什么?您和家人对旅游有什么样的期待?

父亲:

明显感受到现在和前几年相比,残疾人享受到的人文关怀多了很多,无障碍设施的建设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最大的变化是还人的变化,坐轮椅的人,如果遇到障碍,你开口不开口,都有人来扶你一把,帮你一把,这是我出来感触最多的 。

女儿:

我很希望能有一个让轮椅人群,有尊严有自信的旅游产品,而不是那种靠人来背或者扛的无奈的旅行,因为这种旅行,只会加深他们的挫败感,而不是旅游带来的幸福感。

 

也希望更多的城市和有关部门,能够真正用无障碍的视角来重新审视和规划每一条道路,每一个公共设施,每一种交通方式,这不光对于残障人士是个天大的好事,在老龄化时代,这也是对每个人的关爱。

 

残障是一种相对状态,无论先天还是后天,每个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这样一种体能下降,行动受限,听力、表达受损的情况,尤其是当人进入老年状态。我们总说等不忙了就带父母去旅游,等自己赚钱了要去周游世界,可现实是当你真的有了时间和金钱后,却发现想象中晚年的幸福还是那么不可及。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想解决怎么办。

 



推荐 4